东方金钰债务危机持续发酵 87亿债务待偿却17.3亿现金收购三家公司

首页

2018-12-12

  复牌后九个日股价“腰斩”,“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债务危机持续发酵。

  今日可申购新股:无。

  今日可申购可转债:无。

  今日可转债上市:无。   今日上市新...  今年5月份,正处于重组关键期的东方金钰因对手方之一、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所持全部股票被多次轮候冻结受到监管部门关注。

此后在对上交所监管函的回复中,东方金钰披露公司已有亿元债务逾期。

  而根据公司最新,截至2018年10月29日,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本金共计亿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计算,除了上述已构成逾期的亿元债务之外,东方金钰未来两年仍存在近66亿债务未到期,累计达亿元。

  在此情况下,公司目前仍在推进亿元的现金收购,这对于今年三季度末资产负债率已达%且账面货币资金仅万的东方金钰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下,截至11月14日收盘,东方金钰报元/股,九个日股价接近“腰斩”,停牌前超130亿市值目前缩水至亿元。

  亿逾期债务占净资产近七成  自1月19日筹划重大事项停牌以来,东方金钰不断。

  停牌三个月后,公司披露拟斥资亿元收购包括实控人旗下公司在内的三家标的。   然而,在重组的紧要关头,5月份公司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所持公司全部股票被已被多次轮候冻结。

7月中旬,公司自查初步判断其因一笔本金约3亿元信托借款合同纠纷,被法院冻结部分账户。   此后,上交所对公司出具重大事项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全面核查债务。 东方金钰在回复函中坦承,截至7月16日,公司已到期未清偿的债务达亿元,未到期的债务达亿元。

  根据公司最新,截至2018年10月29日,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本金共计亿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

  长江商报记者结合此前粗略计算,除了上述已构成逾期的亿元债务之外,东方金钰未来两年仍存在近66亿债务未到期,累计达亿元。   不仅如此,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除了兴龙实业股票被全部冻结之外,东方金钰第二大股东、实控人赵宁另一实控公司瑞丽金泽管理有限公司亿股也全部处于冻结状态。

  亿存货占总资产%  东方金钰的经营也并不理想。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金钰前身为多加。 2004年,赵兴龙将旗下翡翠资产注入公司,并在2006年正式更名为“东方金钰”。 2016年,赵兴龙辞去公司董事长一职,其子赵宁接任。

此后公司开始走下坡路。   2015年至2017年,东方金钰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亿、亿、亿,同比增长-%、-%、-%;净利润分别为亿、万、-万,同比增长%、-%、-%。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事实上自2013年开始,东方金钰连续五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累计净流出亿。   今年前三季度,东方金钰仍一蹶不振。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亿,同比减少%;净利润-万元,同比减少%。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东方金钰资产总额亿元,负债总额亿元,资产负债率仍高达%。

其中,公司短期借款亿元,流动负债合计亿元。

  但在亿流动资产中,东方金钰存货金额高达亿,几乎是公司2014年末存货金额的两倍,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为%,占资产总额的比例为%。   拟亿现金收购三家公司  即便面临巨额债务,东方金钰仍在推进前述三大标的的现金收购。   据了解,此次东方金钰拟购买瑞丽姐告金龙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瑞丽金星翡翠珠宝以及泰丽宫珠宝,总价亿元。

  具体来看,东方金钰拟通过全资子公司宏宁珠宝以现金方式向控股股东兴龙实业收购金龙100%股权,初步作价约亿元,增值率122%;向瑞丽金星集团金星开发经营有限公司收购瑞丽金星翡翠珠宝,作价约亿元,增值率近179%;同时,公司拟通过全资子公司兴龙珠宝收购泰丽宫珠宝有限公司所持泰丽宫珠宝,作价约亿元,增值率达774%。

  在今年三季度末东方金钰资产负债率已达%且账面货币资金仅万的情况下,拿出亿现金收购,对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10月31日,公司曾发布表示,由于近期公司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已有数笔债务出现违约,部分账户被冻结,公司的主要工作是在与债权人协商解决债务问题;另外标的资产均处于抵押或冻结状态,对方正协商如何办理抵押或冻结的解除以利于资产交割。